无干扰的休息对增强记忆所带来的显著好处,由德国心理学家乔治·伊莱亚斯·穆勒和他的学生阿尔方斯·皮尔策克于1900年首次记录。他们做了多项关于记忆巩固的试验。在其中一项试验中,穆勒和皮尔策克要求受试者记住一个无意义的音节列表。在短暂的学习周期之后,一半的小组直接进入了第二个列表的学习,而另一半则在休息6分钟后再继续。我们在努力记忆新内容时,总认为投入的精力越多,就能表现越出色。然而研究发现,偶尔停工放空,也许正是你所需要的。试着调暗灯光,静坐下来,享受10到15分钟的沉思冥想,你会发现所能记住的事物比努力记忆时还要清晰得多。
在一个半小时之后的测验中,两个小组的表现呈现出惊人的不同:获得中场休息的参与者差不多能够记住列表的50%,而对照组平均只能达到28%。这一发现表明,我们对新信息的记忆在它们被首次编码后十分脆弱,这也使其对干扰变得更为敏感。
尽管少数其他心理学家偶尔也能重复这一发现,但直到21世纪初,它的广泛影响才被世人所知,这要归功于爱丁堡大学的塞尔吉奥·德拉·萨拉和密苏里大学的纳尔逊·考恩的开创性研究。
试验的结果令人印象深刻。参与者要听一些故事并在一个小时之后回答问题。如果没有机会休息,他们只能回忆起故事中7%的事实,而获得休息的参与者则达到了79%,回忆信息的能力飞跃了11倍。参与者还发现了另一个类似的结果,虽然不那么震惊,但健康的参与者的回忆能力也提高了10%—30%。
德拉·萨拉和考恩的学生,赫瑞-瓦特大学的迈克拉·迪尤尔正领导着多项后续研究,希望在多种不同条件下重复该成果。在健康参与者中,他们发现这些短暂的休息还能帮助改善空间记忆,比如在虚拟现实环境中回忆起不同地标的位置。关键是,这种优势能在初次学习任务之后持续一周时间,而且似乎对年轻人和老年人更为有利。除了中风患者,他们还在早期较轻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发现了类似的益处。
目前接受度较高的观点是,记忆在被初次编码后,需要一段巩固周期来转化为长期记忆。这曾被认为主要发生在睡眠期间,用以增强记忆初次形成的海马体和大脑皮层之间的联系。这一过程也许能够建立和强化新的神经元连接,对日后的回忆必不可少。
这种用于增强记忆的夜间活动可能正是我们常常在睡前学得更好的原因。但纽约大学的利拉·达瓦齐在2010年的研究发现,它不仅限于睡眠,在休息时也会发生类似的神经活动,这与迪尤尔的研究结果一致。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首先要记住一对对的图片,将面部与物体或场景匹配,然后躺下休息并神游一会儿。果然,她发现在休息期间海马体与视觉皮层的交流增加了。最重要的是,这些脑区间连接更强的人也能记住更多任务。
也许大脑能够利用任何可能的休息时间来巩固它最近学到的,而减少额外的刺激能够让这一过程更自然。神经损伤似乎使得大脑在学习新的记忆后对干扰变得更为敏感。
除了这些患者在临床上所获得的好处之外,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托马斯·巴古利和约克大学的艾丹·霍纳都赞同有规律的休息,不受打扰,能够帮助我们更牢固地记住新的事物。“我能想象,你可以在复习期间嵌入一些10到15分钟的休息。”霍纳说,“这可能是个有效的方法,来稍微提高你的记忆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