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利伟:590秒,飞船准确进入预定轨道,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身体要飘起来,我意识到飞船已经脱离地球引力,我真的来到了太空。突然,我觉得好像头朝下脚朝上,感到十分难受。我意识到这是在太空失重状态下出现的一种错觉。我用平时训练的方法,强迫自己在意识上去对抗和战胜这种错觉,很快就调整过来,恢复了正常。
来到茫茫无际的太空,我看到了一幅神奇美妙的景色。舷窗外,阳光把飞船太阳能帆板照得格外明亮,那下边就是人类居住了1万多年的美丽地球。蔚蓝色的地球披着淡淡的云层,长长的海岸线在大陆和海洋间清晰可辨。飞船绕着地球高速飞行,90分钟一圈,一会儿白天,一会儿黑夜,黑白交替之间,地球边缘仿佛镶了一道漂亮的金边,景色十分迷人。
并郑重地在飞行手册上写下了“为了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中国人来到太空了!”飞船飞到第七圈时,我在太空展示了中国国旗和联合国旗,表达了中国人和平利用太空,造福全人类的美好愿望。
人们在电视画面中看到的你总是一个姿势,就是束缚在座椅上,那么,你在太空是否只能坐着呢?
杨利伟:人们看到我总是束缚在座椅上,手里拿着程序在看。因为只有在这个角度,测控站才能在地面上看到我,不然监控站就看不到,首长和科技人员就会着急,在电视屏幕上就找不到我。在此之外的大部分时间里,我在失重的状态下操作着。
根据飞行程序的安排,我可以在太空中休息5个多小时,但我只睡了半个小时。因为首次太空飞行,机会太难得了,时间太宝贵了,除了完成规定的飞行程序和任务外,我抓紧分分秒秒,尽可能多地体验在太空中的失重感受、多做一些动作、多拍一些资料。我还解开束缚带让自己飘在空中,一会儿倒立,一会儿旋转,尽可能做着各种动作,体会身体的感受。
你的一次首飞,成为了中国的航天英雄,你今后将会怎样?
杨利伟:在这个庄严的场合,我想向大家说句心里话:作为首飞航天员,我只是完成了我应该完成的任务。我们每个航天员都具备执行首飞的能力。真正的英雄是那些默默无闻、无私奉献在载人航天战线上的全体同志,是那些艰苦奋斗了几十年的老专家、老领导和老一辈科技工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